奋斗是一件很容易上瘾的事情!
发布日期:2015-04-03   浏览次数:1088
  十四年前他是安徽肥东乡村少年,第一次坐火车离开合肥,第一次睡在火车地板上,周遭都是脚丫子的味道,好在梦好香,去看海的梦。七年前,他是厦门大学在读研究生,依然接受家中的贴补,赖以赚钱的手艺无非家教。现在他是八百名弱冠少年的“浩哥”,东南地区最大“私塾生意”的带头人,快乐学习教育集团总裁张浩。
  疯狂的想法
  我是2005年开始创业的。2004年寒假,我回老家合肥,突然发现爸妈老了,而我还在读书,一无是处,还要靠他们养活我。我爸爸是个小学老师,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,合肥冬天很冷,我看得心很痛。男孩的成熟往往是突然完成的。回到厦门学校,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想家,想父母,想自己,于是很快就冲动地做了一个决定——在老爸退休之前买辆车送给他。
  有了想法后,我觉得很紧张,他快退休了,而我还没毕业。我马上产生第二个想法——要赚钱,我一定要挣十万元。当时恰好在看卡耐基的《成功学》,有点疯狂,我拿了张纸打印了“十万”两个大字贴在墙上。
  干什么能挣十万?那时候我能做的只有家教。我算了下账,当时厦门家教是两小时50元,也就是一个晚上50元。我决定每周做六个晚上家教,300元,周六、周日每天做四份家教,400元。一个月四周,不到3000元,一年下来四万不到。可我的目标是十万,我有没有可能两小时收100元?
  我可以先找一份家教,做出成绩后,拿这个做案例,再涨价。我通过中介给一个初二的男孩做家教,带了他一年后,他中考时候从全年级360名中的倒数第五十名,考到全校第二,考到厦门最好的中学厦门一中。
  之后,那个孩子的父母主动帮我介绍100元的家教了,后来好多人找我,所以几个月后我的业余时间就排满了,但是我觉得很累,每天要一遍一遍地讲。我就对孩子父母讲:周末的时候你把孩子送到厦大来,让孩子感受下厦大的人文氛围。这样我就在厦大找了个小教室,然后同年龄段的孩子放在一起教。就这么做一直做到暑假前。暑假我开了两个班,招了20多个学生,挣了18000多元。
  当时厦大对面有个光大银行,我每次做家教拿到钱都会全部存进去,每次特别开心的就是看存折上最后的那个数字。有时候为了凑一个整数,会把口袋的零钱全搭进去。暑假后开学的时候我开了四个班。那年的11月,我存最后一笔钱进去的时候,整十万。
  创业之初
  这是2005年的事情,后来我最多在厦门大学同时租用4个教室,开16个班。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招兼职家教老师了,我去贴招聘广告,亲自面试、培训、代课。我们公司现在的副总裁、上海事业部的主管,很多骨干都是那时加入的,那时他们才上大二、大三,从那以后就没有离开过“快乐学习”。
  2008年,我从厦门回了趟合肥,给我爸爸买了一辆车,我爸成了他们小学唯一一个开着轿车从乡下去上课的老师,那部北京现代每天都会停在学校操场上。
  从2005年开始我在讲台上一直站到2009年,五年中我每个周末每天八个小时的课。中午我们去小教室吃盒饭,然后一个人躺一个垫子立马睡着,睡半个小时,起来后洗把脸,看一下下午的讲义,下午接着上课到晚上8点。2009年之前我们没有请过一个保洁员,卫生都是我们自己打扫,晚上9点钟吃饭,之后备课。
  奋斗中那些事
  课外辅导,首先必须满足家长的功利性需求,就是成绩要改变,所以在这方面一定要有效果。但是一个机构如果只做到这样的话,我们称之为有现在,没未来。我们有个“3S快乐学习法”:第一步,激发你的学习兴趣,孩子不想读的话,神仙也帮不了他。第二步,教给孩子学习的方法和习惯。第三步,培养孩子的价值观。
  关于竞争对手,最大竞争对手其实是自己——能不能静下心来做好这件事?教育是个慢产业,需要紧紧聚焦在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建设,耐下心来慢慢做。“企业如同万物,有其自然生长规律”,如果你违背了规律,迟早是要还的。
  教育产业政策上没有风险,只要高考不取消,家长对补习的需求一定存在。我们希望在师资的培养上,“快乐学习”是这个行业最用心、做得最扎实的。稳定的教师资源是“快乐学习”最大的财富。未来我们要做一家在所有教育机构中最有灵魂的机构,而不仅仅就是为了满足孩子们上课、考试。
  那时招生压力很大,有时候备课后还要背个大包,里面装着满满的传单,往一个个小区的邮箱里塞、贴。常常会碰到大叔大妈干涉,有时候碰到熟人也很没面子。更糟糕的是会碰到保安。
  一次我们到一个小区,信箱有一排,很长,很多,每次看到这种情况我都很兴奋,有点像电影《摩登时代》中卓别林饰演的那个见到螺丝就疯狂的劳工,于是就刷刷往里塞传单,速度那是相当快。
  不幸的是,保安来了,告诉我小区不能发广告,要把传单从信箱中一个个夹出来,不夹就得挨揍,一群保安把我围起来,那一瞬我最无助。
  我带着我太太天天晚上出去,特别是像暑假前的招生旺季,每次投到凌晨一点两点。我太太不想去,我说你还是陪我吧,你什么都不用做,站在我身旁跟我讲讲话就好了。只为克服心理恐惧。
  有时候想想,我们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啊?研究生毕业,厦门大学企业管理系,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没问题,但是想完后还是继续贴。为什么?大概奋斗是一件容易上瘾的事儿。
       关注官方微信:北京影响力培训,了解更多精彩内容
< 返回上一页 >
下一篇: 暂无
[ 新闻动态搜索 ]  [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0条   相关评论